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春艳的博客

春之原野

 
 
 

日志

 
 
关于我

博中文章均为韩春艳原创作品。未经本人许可,谢绝媒体转载。网站及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努尔哈赤的“东床快婿”何和礼  

2010-01-18 11:54:38|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努尔哈赤二十五岁起兵之时,追随其左右的多是距起兵地点较近的部落首领及各族依附人物,如嘉木河寨主喝哈善,沾河寨主常书、杨书、哥因、安费扬古、额亦都、洛翰等,也有出身显贵家庭的费英东、何和理、扈尔汉辖、扬古利、阿兰珠等。努尔哈赤采取财物赏赐、政治联姻,赏赐官爵、名号,赐姓名,收养子等手段将他们团结在自己周围,构成了事业发展初期最忠诚、最勇敢、最善战的群体。

 

                 那是一个需要英雄而出现了英雄的时代

 

何和礼生于明嘉靖四十年,也就是公元1561年。他的出生地是辽宁省桓仁县境内大雅河下游的古栋鄂城。26岁的时候,他取代了兄长屯朱鲁担任部落长的职务,开始统领栋鄂部落民众。

栋鄂部落为建州女真五大部落之一。它西邻建州右卫的王杲部,东与朝鲜接壤,南邻辽东边墙,拥兵7000余人,人多势大,兵强马壮,就连建州巨酋王杲都不得不让他们三分。可是这种“丰衣足食”的情形在部落大首领克辙巴颜去世后,就不复存在了。

克辙的长子额尔谨瓦尔上任后,不能有效的控制整个栋鄂部的权力,各依附部落及村寨纷纷各行其是,整个部落联盟不仅不能统一调动兵马,就连组织冬季“打大围”这样的活动也不能实现。加上明朝边吏关闭马市,使女真人的生活出现了困难,栋鄂人生活比起克辙巴颜在世时简直是“一落千丈”。额尔谨瓦尔作为部落联盟长,实际上只是栋鄂部名义上的共主,已经无法统领各部酋长。他自感没有能力履行职责,只好向氏族大会请求卸任。经氏族大会选举,由他的儿子屯朱鲁接任。

屯朱鲁上任伊始,也有些雄心,想使部落恢复祖父在世时的盛况。但是传统秩序的崩溃和社会矛盾的日愈不可调和,已经无法挽回。待到遇到第一次战争,更是惊慌失措,方寸大乱。

万历十二年(1584)九月,栋鄂部北部的邻居,建州女真苏克素浒部大酋长努尔哈赤率兵500名,来攻栋鄂部的齐尔答城。这是因为齐尔答城城主阿海听说苏克素浒部殷实,准备前去抢掠。屯朱鲁巴颜制止不了阿海的行动,只好表示攻打时会派兵支援。没想到栋鄂部内部出了奸细,攻城的行动计划竟被努尔哈赤知道了。努尔哈赤便以报复为理由,兵临齐尔答城下。

屯朱鲁巴颜听到这个消息,迅速组织了300兵丁火速前往救援。当走到半路上时,忽然天降鹅毛大雪,并越下越大。这时探兵来报说努尔哈赤已经撤兵,屯朱鲁巴颜听到报告大松了一口气,命令停止前进,折返回栋鄂城。

齐尔答城守兵也以为努尔哈赤已经退兵,于是出城。这时命令大部队先退,自己仅带领12名士兵隐藏在暗处的努尔哈赤突然出现,斩杀4人,获甲2副,胜利而归。屯朱鲁巴颜得知时,对部下连声说,努酋实在是太狡猾了。

在回归途中,努尔哈赤又顺便攻打了栋鄂部的翁科洛城。虽然努尔哈赤在激战中身负重伤,但是他勇猛不可阻挡的拼命精神还是让英勇善战的栋鄂部落勇士们瞠目结舌。屯朱鲁巴颜自觉无力对付威猛的努尔哈赤,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想法,使部落联盟近两年时间处于瘫痪状态。

于是,在一次氏族大会上,懦弱的屯朱鲁被罢免,由他的兄弟何和礼接替了部落首领的职务。

何和礼出任栋鄂部首领不到两年,便使栋鄂部恢复了生气。部族内部增强了团结,部民开始富裕,何和礼的威信也不断提高。

努尔哈赤的志向是联合所有女真人反抗明朝的压迫。他闻知了何和礼的美名,认为何和礼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决心招抚他。

 

                       栋鄂部与苏克素浒部的恩怨情仇

 

努尔哈赤派出自己的亲信,带领使团一行20余人,赶着十头大黄牛,带了满满两马车礼物,有铁甲十副,绵甲十副,敕书十道,铁锅十口,碗、盘、盆等瓷器数件,还有锄、镐、铧等铁器农具,彩缎、帛、麻布等数匹,前往栋鄂城与何和礼见面,表示友好之意。

当他们在何和礼的院子里卸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栋鄂部诸位大小头目都非常高兴。于是在何和礼的客厅里,挑起了灯笼,点上了油灯,设宴款待苏克素浒部的使者。何和礼的福晋和几个包衣端菜倒酒,热情地招呼着贵客。

第二天,何和礼与客人们举行了会谈。苏克素浒部的使者向栋鄂部表示了慰问,并阐明了努尔哈赤想与栋鄂部和好,联合起抵御处敌的入侵,共同抗衡明朝,发展经济的想法。同时还邀请何和礼访问苏克素浒部佛阿拉城。

送走这些客人后,何和礼与部落氏族大萨满伦布及部分德高望重的老人进行了商议。在会议中,有几位老人认为努尔哈赤唯利是图,口蜜腹剑,说不准这么做的目的是要吞并栋鄂部落。何和礼却认为,如果继续与努尔哈赤对立下去,结果必然是战争。虽然栋鄂部比起前两年,实力有很大的增强,但比起飞快发展的苏克素浒部落还有很大差距,浑河部、哲陈部被吞并就是前车之鉴。看来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是早晚的事,趁努尔哈赤拉拢之机,与他建立和睦的关系,也是一件好事。

这时,部落氏族大萨满伦布给大家讲起了一件往事。

自明初起,我们的先祖就与火尔哈部、翰朵里部为邻。明永乐元年(1403)设建州卫,火尔哈部大酋长阿哈出首先被招抚出任建州卫指挥使。永乐四年,我祖诺克爱塔与翰朵里部在酋长猛哥帖木儿一起到达京城,接受皇帝的赐见,皇帝授予猛哥帖木儿建州指挥使,同时下诏成立毛怜卫,授诺克爱塔为毛怜卫指挥使。这年,火尔哈部阿哈出率部西迁方州(今梅河口市山城镇)。这样,猛哥帖木儿成为图们江一带女真人最大的首领。毛怜卫对猛哥帖木儿十分敬慕,所以加入了建州部落联盟,接受建州卫管辖。

永乐八年(1410),古州嫌真兀狄哈侵犯朝鲜边境,朝鲜决定报复,于是派吉州道察理使赵涓为主帅前往讨伐。赵涓以古州路途太远为理由,不去征讨嫌真兀狄哈,而是就近扑向图门,袭击了毫无防备的毛怜卫,制造了图门惨案。杀死我祖诺克爱塔等8个指挥和部众百人,烧毁全部房屋,抢走了牲畜财物,掠走大批妇女、儿童,摧毁了整个毛怜卫。

为了给毛怜卫讨个公道,建州女真大首领猛哥帖木儿于是联合毛怜卫遗族,同朝鲜边军展开了血战。历史上称为“庚寅事变”。双方激战数月,伤亡惨重,建州女真战死数百人,最后朝鲜方面将赵涓撤职,战争才停止。

讲到这里,伦布充满感情地说,猛哥帖木儿为我们毛怜卫报了仇,却牺牲了那么多人,作为毛怜人的遗族我们不应该忘记。努尔哈赤便是猛哥帖木儿的后代,我们的祖先和他们的家族是朋友也是兄弟。今天虽然我们两部之间有过战争,但我们同属建州人,不应该是死敌。

 

这次商议的结果,是何和礼决定亲自去佛阿拉走一趟。

这天天还没亮,何和礼的福晋赛堪就起床为丈夫梳洗,并换上干净的衣服。吃过早饭,一行人翻身上马,向苏克素浒部佛阿拉城进发。

 

 

 

                  何和礼“归顺”努尔哈赤

 

佛阿拉城人用传统的女真人“八碗九盘”来招待何和礼一行。这八碗是:切得很薄的肥猪肉片;肥猪肉和瘦猪肉;土豆和猪肉;海带;鸡蛋汤;白蘑菇和猪肉;粉丝;炸猪肉小丸子。九盘是:切成圆片的猪肉香肠;切成椭圆形的猪肉香肠;用酱油浇的猪排;切细的萝卜;豆芽菜;黑蘑菇;浇过的猪肉片;红萝卜与猪肉丝;腌白菜。

众人落坐后,努尔哈赤首先说:“过去本王曾经得罪过栋鄂部长和诸位弟兄,今日我正式向诸位赔罪。”这时他向席间众人施拱手礼。接着,努尔哈赤和他的弟弟舒尔哈齐连连向何和礼敬酒。众人一直喝到了半夜。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何和礼已在佛阿拉住了七八天了。努尔哈赤对何和礼印象很好,一再挽留,要他们多住些日子。

终于,二人找机会进行了一次彻夜长谈。

努尔哈赤说,我们是需要先统一女真,再与明廷抗衡。现在许多女真人以为我提统一,就是侵占他们的地盘,夺取他们的利益。我如果只为我自己,那么仅靠明廷给我的年赏800两白银就足够衣食无忧了!我是想给我们所有的女真人找个出路。愿长生天保佑我,实现我的愿望。

何和礼听了努尔哈赤的一番话,觉得努尔哈赤的志向远大,任何人都难以阻挡,栋鄂部也难以置身事外。当然统一也不是什么坏事,何和礼甚至觉得与努尔哈赤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努尔哈赤对何和礼的长相和人品十分满意。这天,他与继妻衮代说起何和礼,言语之中十分喜爱。衮代说:“那还不好办。我们与他结亲不就行了么!”

经她一说,努尔哈赤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他立刻想到了自己的爱女东果格格。可是转念一想,东果才满十岁,而且是原配佟佳氏所生,要把这么小的女儿嫁出去还真有些舍不得。

衮代听了努尔哈赤的想法说:“这也不怕,女儿早晚要出嫁。东果聘给何和礼后,暂时可以养在娘家,等过了三四年圆房时再过门。现在可以先吃顿饭,搞个结婚仪式就好了。”

其实努尔哈赤更看重的是栋鄂部的数千兵丁和几万人口。如果何和礼能够归顺自己,那么不动干戈,栋鄂部宽阔的土地就成了自己的辖地,数万民众就成了自己的子民。不但可以与海西女真各部抗衡,也可以促进女真其他部落前来归顺。主意已定,努尔哈赤当即决定向何和礼提亲。

何和礼毫无思想准备,他急得满脸通红地说:“感谢淑勒贝勒的美意,但我家中已经有了福晋,还有了孩子,恐怕不太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哪个部落首领不是妻妾成群。我的女儿虽然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但也不能随便嫁人啊!我看你有出息,才想把女儿嫁给你。如果我们两部联姻,合兵一起,才能更好地打天下,创大业。”

其实何和礼何尝不想依靠努尔哈赤这棵大树,但是他更怕自己的福晋乌莫西·赛堪。这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不但容貌秀丽,而且长于骑射,擅长统兵征战,早年她没出嫁时就担任过牛毛寨酋长,与何和礼成亲后,立即被推选为栋鄂城的女首领,专门管理本城的妇女工作。她在栋鄂部的威望不在何和礼之下。自己如果娶了东果格格,该怎么跟自己的福晋说呢?

自努尔哈赤提出聘女之事后,何和礼不敢贸然答应,而是急切想回到栋鄂部。努尔哈赤为他们准备了两大车礼物,将他们送出城外。

回到栋鄂城,何和礼召开各城、噶栅酋长大会,讨论“归顺”努尔哈赤的事情。会议一直进行了三天,争论十分激烈。经过争辩,众人统一了认识。眼下女真各部争战不断,力量再强也是孤掌难鸣,成不了大事。只有建州女真各部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才能强大。

何和礼先从栋鄂城和各寨中抽出壮丁500人,开赴佛阿拉。迈出了具有历史性的一步。

 

 

因爱生妒   赛堪大闹佛阿拉

 

何和礼与栋鄂兵入城以后,受到努尔哈赤的热情款待。努尔哈赤再次提出要将女儿嫁给何和礼,并表示不用聘礼,这连新房也由女方准备。何和礼对这种安排十分满意,表示一切听从努尔哈赤的安排。

很快就到了双方选定的黄道吉日,婚礼这天,整个内城、栅城都张灯结彩,鼓乐齐鸣。来贺喜的客人达到七八百人,流水席从中午一直吃到夜晚。

努尔哈赤为何和礼大办婚礼的事情传到栋鄂城,赛堪一听气炸了肺。她很快组织了100多人,来到佛阿拉城外,要向何和礼讨个说法。

努尔哈赤听说何和礼的福晋在城门外大吵大闹,命令衮代和城内唯一的女将椒箕与何和礼一同前去察看。只见赛堪全身披挂,手提宝剑,大声呼喊让何和礼出城回话。

何和礼觉得大失体面,决定亲自出城安抚。谁知刚来到城外,就被福晋的宝剑剌破衣服,十分狼狈。

衮代一看情形不好,于是命令椒箕出城,只几个回合,就将赛堪从马上拎下,扔到一旁的草地上生擒活捉。

当赛堪横下一条心来到王宫大殿上之时,努尔哈赤不仅和颜悦色地赐坐,还叫人上茶,他说:“你不要责怪你的丈夫,要怪就怪我吧。你要恨我,骂几句我也听着。”

 努尔哈赤坦然的几句话让赛堪不知说什么好。努尔哈赤又说:“我把女儿聘给何和礼不仅是为了儿女私情,而是要通过联姻的方式把我们的部落联合起来。我不想霸占你的丈夫,你还是大福晋,东果就算个侧室吧。你把她当个妹妹看就行。”

说着,他命人将东果叫到殿上来。东果连蹦带跳地来到大殿之上,赛堪一看眼前这个小姑娘高不过四尺,完全是个小孩子,自己吃她的醋,真是不值得。东果甜甜地叫了一声“格格”,赛堪不由将她搂入怀中,气也就消了。

次日,何和礼与赛堪前往大殿,拜谢了努尔哈赤,并征求他的意见,将赛堪所带的兵丁送回栋鄂部,同时准备将栋鄂官兵中一部分愿意将家眷迁来居住者,安排他们搬迁,并邀请各酋长等归服建州,投靠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不费一枪一刀便和平解决了栋鄂部,心中也感到十分满意。

 

何和礼归顺建州后,领兵攻打过完颜部,两征过乌拉部,并数次陪同努尔哈赤进京朝贡,面见过万历皇帝。他还参加过萨尔浒之战,率团出使过朝鲜,成为努尔哈赤得力的助手。他跟随太祖30余年,勤劳政事,驰骋沙场,鞠躬尽瘁,是一位值得信任的老臣。

天命九年(1624),何和礼突发疾病,死于自己的官衙之中,享年64岁。顺治十二年,被追谥“温顺”,并勒石纪功。

 

  评论这张
 
阅读(17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