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春艳的博客

春之原野

 
 
 

日志

 
 
关于我

博中文章均为韩春艳原创作品。未经本人许可,谢绝媒体转载。网站及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让皇太极魂牵梦萦的女人  

2010-01-13 08:44:47|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聪八年(公元1634年)农历十月,一位来自蒙古草原的美丽女子——海兰珠,在兄长科尔沁贝勒吴克善的陪同下,入嫁盛京皇宫,做了皇太极的侧福晋。这年,她已经二十六岁。

这时,她的胞妹庄妃已进宫九年,而亲姑姑哲哲也已嫁给皇太极二十年了。

在迎娶海兰珠之前,皇太极就耳闻海兰珠的美名,仰慕已久。等到见了面成了亲,二人琴瑟相合,双栖双飞,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海兰珠确是个传奇的女人,从她留存下来的画像中,可以看出她眉目清丽,气质高雅,整个人散发出成熟女子怡人的气息。这个早已过了豆蔻年华的女子也许正是靠这种气息迷醉了高居万人之上的威严君主,入宫不久就压倒群芳,宠冠后宫。美中不足的是,她长得略显单薄,弱质纤纤,即使仅从画像中,人们仍能捕捉到一种“红颜多薄命”的不祥气息。

让皇太极魂牵梦萦的女人 - 韩春艳 - 韩春艳的博客

 

崇德元年(公元1636年),皇太极称帝,海兰珠后来居上,被册封为宸妃、“东宫大福晋”,地位仅次于中宫皇后。而她所住的居所,被皇太极赐名为“关雎宫”,借《诗经》中的名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来赞美和称颂海兰珠的贤淑美德,象征他们真挚热烈的爱情。

崇德二年(公元1637年),海兰珠诞下一子,皇太极喜出望外,破例立即召集群臣聚于大政殿,宣布这个孩子就是将来皇位的继承人,并举行盛大的庆典活动,颁发大赦令。

皇太极的长子豪格时年三十岁,已是父皇的得力助手,但皇太极从未流露过要让豪格继承皇位的意思。在海兰珠生子前后,皇太极诸子相继降生,也从未有过普天同庆的举动。

纵览整个清朝历史,在还是个初生婴儿的时候就宣布他将承继大统,这样的做法是绝无仅有的。顺治皇帝曾称自己的宠妃董鄂氏生的皇四子为“朕第一子”,儿子夭折后,顺治帝也只封这个活了一百零四天的婴儿为和硕荣亲王,并为他单独修建了陵墓。乾隆皇帝晚年分外宠爱比自己小三十五岁的惇妃,将她的女儿十公主破格册封为只有皇后亲生的女儿才能封的固伦公主。而人到中年、心智成熟的皇太极则将全部的宠爱都给了海兰珠和与海兰珠爱情的结晶。

可怜这位八阿哥无福消受这天大的恩典,半年之后不幸夭折。海兰珠在这一沉重打击下,精神抑郁,情志不舒,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皇太极虽尽心呵护,却难以排解海兰珠内心的忧伤。

 

崇德六年(公元1641年)农历八月十四日,皇太极抱病赶往松山,亲自指挥同明军的大战。九月十二日,留守盛京的满笃里、穆成格等赶到前线,向皇太极报告:宸妃病重,希望能见皇上一面。皇太极听到这个消息,寝食不安心慌意乱:爱妃一定病得相当严重,否则宫中决不会派人专程到战火纷飞的前线来报信。

皇太极毫不迟疑,当即决定返回盛京。临行前,他召集前线诸王将帅,对下一步的战略作了明确部署,分别授予各个方面的指挥权。十三日一大早便匆匆上路,日夜兼程向盛京方向疾驰。

十七日夜,一行人在旧边宿营。皇太极刚刚睡下,尚在朦胧之中,就被盛京派来的专使惊醒。来人急报:宸妃病危。

皇太极惊出一身冷汗,立即下令起营,并命令大学士希福、刚林、梅勒章京冷僧机、启心郎索尼等先行一步,轻装疾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盛京,先替他向宸妃问候。

冷僧机和索尼于次日凌晨最先到达,可是他们刚刚踏进皇宫内门,宸妃便停止了呼吸,年仅三十三岁。

冷僧机、索尼立即回转身,跑步上马,飞奔出城,在途中与策马飞驰的皇太极相遇。二人将宸妃去世的消息告诉了皇太极。早已有了不祥预感的皇太极还是顿觉“山陵崩于前”,险些跌下马来。定了一下心神后,不禁悲从中来:老天啊,你一向眷顾大清,可为什么不让朕与此生最爱的女人当面诀别?!他来不及多想,催促战马一路狂奔,在早上七时左右进城,进大清门,径直奔入关雎宫。

斯人已逝,遗容尚存。皇太极扑到遗体前,声泪俱下,一下子昏死过去,醒来后“寝食俱废”。诸王大臣、后宫嫔妃见皇太极过于悲伤,无不同声劝解,最后不得不跪请皇上节哀。

望着面前跪下的黑压压的群臣和自己的福晋们,皇太极心中百转千迴,难掩悲伤:在大殿上,朕是至高无上的君主;在战场上,朕是指挥千军万马的最高统帅;在后宫,朕是福晋们一言九鼎的夫君;而唯有在海兰珠面前,朕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人有着七情六欲、懂得儿女情长、怜香惜玉的男人,一个不需要掩饰自己真情实感、可以互诉衷肠的男人。如今宸妃去了,留下朕一个人,纵有万里江山、富贵荣华,又当如何排谴这难解的愁思?

心中一阵酸楚,不由又落下泪来。

 

海兰珠死于盛年,正是恩宠日隆的时期,与皇太极郎情妾意,你侬我侬;他们的爱情没有盛极而衰的惆怅,也没有笼罩上宫闱争斗的阴影。这份戛然而止的美好,让皇太极念念不忘,思之恻然。

皇太极决定亲自为爱妃操办丧事。他下令:一切丧殓之礼,皆按国葬规格优厚置办。宸妃的灵柩由东侧门出盛京地载门五里暂时停放。他亲率诸王贝勒以下、牛录章京以上人等和后宫福晋、公主以及梅勒章京命妇以上众人为宸妃送葬。

宸妃被葬于盛京城北门外十里。葬礼过后,皇太极没有进入清宁宫居住,而是住在宫里临时搭起的帐幄之中,饮食顿减,彻夜难眠。几十年后,一位同样死于盛年的满洲正黄旗词人纳兰性德的一曲《采桑子》,可谓道出了皇太极当时的情境:“严宵拥絮频惊起,扑面霜空。斜汉朦胧。冷逼氈帷火不红。香箐翠被浑闲事,回首西风,数尽残钟,一穗灯花似梦中。”

 

农历九月二十九日是海兰珠初祭的日子。皇太极率原送葬人员前去宸妃灵前祭祀,宣读祭文,赞颂宸妃的美德,又命喇嘛僧道做道场,超度宸妃的亡灵。尽管皇太极的理智一再告诉他要节哀,可在感情上却难以做到,他日夜萦怀的,还是爱妃的早逝带来的不绝如缕的伤痛。

十月初,皇太极追封宸妃为“元妃”,谥号为“敏惠恭和”。这在清代妃子的谥号中是字数最多的。继初祭之后,皇太极又定月祭、大祭、冬至令节祭,甚至在年底祭祀祖先、山陵时,也都要祭宸妃。

这年春节,皇太极下令免朝贺,停止宴会和歌舞等一切娱乐活动。即使在收降洪承畴、祖大寿等一批明朝将领举行盛大宴会时,他也没有兴致参加------

越是念念不忘,就越是不能释怀。这种疼痛不仅蚀入骨髓,痛彻心肺,而且发作时不分昼夜,不分场合。不仅触景伤情、睹物伤人,就是闭上眼睛,与宸妃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会不由分说地浮到眼前,让人无处可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原来爱和恨,都能给人带来伤害,而爱,伤得更深,更让人刻骨铭心。

 

  评论这张
 
阅读(540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