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春艳的博客

春之原野

 
 
 

日志

 
 
关于我

博中文章均为韩春艳原创作品。未经本人许可,谢绝媒体转载。网站及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清初帝王的“贴身保镖”(上)  

2009-11-16 07:07:2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看武侠小说的时候,常常见到“大内高手”的称谓。历朝历代的王权稳固时期,皇宫大内固然是戒备森严、固若金汤的。而在清初政权初建的动荡时期,皇帝的“贴身保镖”是什么样子的呢?

 

                 清开国史上第一位留下名字的“侍卫”

 

    在努尔哈赤兴兵之初,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局势。对于一个刚刚崛起的部落首领来说,他不仅面临着相邻部落的仇杀攻掠,就是在家族内部,为争夺酋长统治权力,也时常发生骨肉相残的搏杀,甚至往往危及自身安全。在这异常艰难、充满荆棘的创业阶段,努尔哈赤身边的侍从们(多来源于努尔哈赤家中的家丁或奴仆,开国后成为侍卫,满语称为“虾”或“辖”Hiya),立下了卓越的功绩。

    万历十二年(公元1584年)四月的一个浓阴密布的深夜,正在睡觉的努尔哈赤于朦胧中忽觉大门外有异常声响,他警觉地翻身爬起,先将几个孩子藏到大柜底下,然后让大福晋(妻子)假装上厕所,自己持弓佩刀相随而出。待福晋返回屋时,他已隐伏在西山墙后的烟囱下。不久,借着天空中闪电的亮光,努尔哈赤看到一个人已接近正房,他一跃而起,托起刀背将来者击翻在地。这时,努尔哈赤的侍从洛汉闻声赶来,努尔哈赤令洛汉将贼人捆缚。洛汉说道:“我主,何必绑他,杀掉算了。”努尔哈赤则另有考虑,故意问来人:“你是不是来偷牛?”那人顺口回答说是来偷牛。洛汉急得嚷道:“这是假话,你是来谋害我主的。今天定要杀你,看以后谁敢再来。”努尔哈赤挥手拦住洛汉等人,将那人放走了。事后,他向侍从和家人解释说:“我们杀那人倒容易,可那样做他的主人一定以此为由前来争斗。我们现在人少力单,武器也不足,若是敌不住他们又被抢去粮食,大家没了吃的还不离散吗?另外,别的部族若闻知此事,也会趁我们内乱而来抢掠。所以明智之举是放掉他,以图将来的大事。”洛汉等人纷纷点头称是。由此可见当时局面的混乱,以及努尔哈赤的精明睿智和宏图远略。

    此后不久的一个夜晚,一个叫龙敦的族人也率人前来袭杀努尔哈赤。当龙敦等怀藏兵刃偷偷来到努尔哈赤住处时,被宿卫在正房窗下的洛汉发觉。洛汉见抽刀已来不及,便一面高喊“有贼人”,一面抢步跃到屋门口,挥拳舍命相格。龙敦等人见状舞刀猛砍,竟将洛汉左手四根手指齐刷刷地斩断。洛汉虽然疼痛难禁,但并未退让,他大吼一声一头撞向龙敦,两人随即滚倒在地。此时,努尔哈赤已由窗口跃出,迅速指挥侍从擒获了龙敦等人。然后,努尔哈赤急步来到浑身血迹的洛汉身边,流泪抱起了他,哽噎着说:“真是我赤胆忠心的虾!”从此,努尔哈赤命洛汉常伴左右,时时予以嘉奖。洛汉伤好后,仍以残手持枪随侍,后战死于沙场。

    在清代各种史籍中对洛汉事迹的精彩记述,使我们了解到“虾”追随清太祖创业的艰难。而洛汉的卓越表现,使他成为清王朝开国史上第一位留下名字的“侍卫”。

 

               两侍卫拼死护主  四人勇退八百敌军

 

    努尔哈赤起兵之初,在统一女真诸部的过程中,每临战斗,往往身先士卒上阵厮杀。每当这种时候,他身边的侍卫就会挺身而前,拼死护主。

在一次攻打哲陈部的战争中,因遇界藩河(今辽宁抚顺大伙房水库北)涨水,努尔哈赤将大部分兵马遣回,只带百余人寻路前往攻掠。不料此事为哲陈部人探知,托漠河、章甲、把尔达、撒尔湖、界凡五城城主合兵应战。当努尔哈赤领兵抵达界凡城时,对方已有八百人的队伍严阵以待。见到敌人已有准备,努尔哈赤队伍中一些人惊恐万状。族人札亲、桑古里竟吓得解脱甲胄交予从人,准备空手而逃。努尔哈赤回首怒喝道:“尔等平日称雄族中,今日临阵,何以解甲与人,真是胆小如鼠。”说罢,他自擎大旗催马而前,其弟舒尔哈齐及近侍颜布禄、兀凌噶二人也随之向敌阵冲进。四人弯弓劲射,连毙二十余人,随即各持兵器呐喊而进。敌人为他们的勇猛所惊呆,纷纷溃退逃走。后队人马赶至,斩获多人。收兵之际,努尔哈赤对此役险胜颇为感慨,说道:“今日之战,以四人败敌八百之众,此乃天助我以胜也”。

 

                 清初许多名臣都出身侍卫

 

    经四年的征战后,万历十五年(1587)努尔哈赤率众在苏子河畔建费阿拉城,“定国政”,初步建立了国家政权,具有君臣关系特性的侍卫,作为王权伴生物亦随之出现,许多清初著名大臣,如扈尔汉、伊尔登、苏拜、吴拜等都曾在清太祖初年担任侍卫。

    在清王朝创业开国之初,努尔哈赤身边的侍卫来源分为以下几种:一种是努尔哈赤为部落首领时的家人、侍从升为侍卫者,如洛汉之类即是。另一种是率众归附的各部落首领的兄弟子侄。在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中,部落首领的归附,不但增加了势力,还对其他处于观望的部落起了示范表率作用,十分有利于统一局面的形成,可以起到在军事上所起不到的心理影响。作为一个政治家、军事家,努尔哈赤自然极为关注这个问题。因而对于那些归附的功臣及其子弟,均授予官职。将其中较具影响的部落首领之子恩授侍卫,命近御于左右。除前面提到的扈尔汉、博尔晋外,较著名的还有:齐玛塔(太祖时来归,隶满洲正蓝旗,任侍卫)、索尼(太祖时随父归,授一等侍卫)、李国翰(天命六年随父归太祖,任侍卫,赐号“墨尔根”)等人。

    还有一种侍卫,是努尔哈赤从八旗军队中选拔的勇士。如开国名将武理堪的长子武拜和次子苏拜,都是因超人的勇武而被努尔哈赤亲擢为侍卫的。据《清史列传》记载:武拜年仅16岁时,即随八旗兵出征,遇敌则奋战。在进攻明军守御的抚顺关时,飞矢射中面颊,他毫不理会,仍跃马杀敌,令军中刮目相看。一次,武拜随努尔哈赤出猎,在行围中突然有一头大熊冲出围外,逃上山岭。女真人围猎之俗是很忌讳猎物逃出围外。武拜见此状大怒,于是纵马弯弓发箭,竟一箭贯透熊胸,大熊长嚎一声滚下山岭。努尔哈赤远远望见赞叹不已,对身边的侍臣雅荪说:“此事非武拜不能矣!”事后,努尔哈赤即授武拜为侍卫,并常以武拜的勇猛教育诸皇子。武拜的弟弟苏拜,也是年少从军,15岁时即随太祖远征蒙古,以屡立大功而闻名,被授为侍卫,兼管佐领事。至皇太极时期,武拜与苏拜,一为前锋统领、议政大臣、副都统,一为护军参领。顺治年间,二人均任清朝高官。武拜为内大臣、晋二等伯爵;苏拜任护军统领、副都统,后又授为内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等职,晋一等子爵。

                      汗王身边的近臣

    侍卫是汗王的近臣,在努尔哈赤的日常活动中,随侍于左右的侍卫们,也担负着极为重要的职责。

    万历四十四年(1616)岁首,努尔哈赤正式建立了后金政权。在建元登极大典上,在努尔哈赤平日议政的“大衙门”院内,八旗诸贝勒大臣各按旗属,率部众分列而跪。侍卫们各持弓矢刀枪立于其侧。努尔哈赤居中而坐,右边站着阿敦侍卫(后任镶黄旗固山额真、督堂等官职),左边站着额尔德尼巴克什。上尊号仪式开始后,阿敦与额尔德尼走出大殿,接过八旗大臣跪呈的文书,放在大红桌上。然后,阿敦手扶佩刀仍立于努尔哈赤右侧。在留存至今的《清太祖实录战图》册中,其中的“太祖建元即帝位”图,生动地描绘了努尔哈赤在众侍卫和文武大臣等拥戴下即位的隆重场面。

    负责保卫汗王的侍卫们除了在朝仪大典上传谕宣旨,在征战中也负责传递汗的命令。天命四年(1619)八月,努尔哈赤指挥后金军队进攻叶赫部,解决统一女真各部的最后一个障碍,任进攻叶赫东、西城的战斗中,努尔哈赤本人坐在叶赫西城外的南山岗观察战斗进程。经过激烈的搏杀后,在最后的总攻中,努尔哈赤派身边侍卫们,依次传命各营,并去查看谁的旗在先,谁的旗在后,以便了解情况,直至攻陷叶赫城。在此后攻占辽阳、沈阳,攻占锦州、松山、大小凌河诸城,攻打宁远城诸战役中,莫不如此。

    在努尔哈赤的日常生活中,侍卫还负责守卫宫门和日常随侍之职。

    据《满文老档》、《清太祖实录》等史籍记载,后金正式营建的宫室是赫图阿拉老城城北的汗宫。随着战争的胜利,天命四年(1619)在界藩山山城建宫室。天命六年(1621)攻下辽阳后,即将家眷接来居住,次年在太子河东建造了一座新城作为都城,并营建宫殿,称为东京。天命十年(1625),在努尔哈赤建议下,迁都沈阳,在沈阳城北建汗王宫,城南建大政殿、十王亭等著名的宫殿建筑群。

随着国家各项制度的逐步确立,社会经济的发展,汗王宫殿规模日益增加,侍卫责任也日益加重。

 

               侍卫深夜未关宫门被凌迟

 

    天命六年(1621),努尔哈赤刚刚将都城迁往辽阳,宫中即发生了两起事件。第一起事件发生在当年四月,宫中包衣(奴仆)福汉,在宫内偷窃绸衣,欲送给自己的外孙多铎,在他将出大门时,被在宫门守卫的侍卫查获。福汉被送往法司审讯,经证明属实后,即将福汉及其外孙一同处斩。第二起事件,发生在当年九月初七的晚上。满达尔汉牛录属下克里家的一个蒙古包衣擅自闯入宫中,他进院后绕过努尔哈赤寝宫的西山墙入北门时,被宫内宫女发现,后被抓住。事件发生后,努尔哈赤斥责守门的巴牙喇(亲兵)和在院内防守的侍卫雅荪、乌丹纳、阿萨里等人:“尔等乃汗简选守门之侍卫,如斯歹人闯入院门竞未察觉,尔等守门有何益焉?”于是将雅荪等3侍卫和守门的巴牙喇20人各定罪,笞20鞭。另外,对于当日领班侍卫巴达,努尔哈赤也予以严责:“汗擢尔为臣,赐以参将之职、侍卫之名,视尔如子,厚加豢养;然不念养育之恩,不图报效,歹人闯入院门,为何不觉不察?”为此,将巴达治罪革职,并籍没辽东战役以来的所有赏赐。至于那个乘夜擅闯宫门的蒙古包衣,被用刑后斩首示众。

    天命七年(1622)九月,在努尔哈赤的住处,竟又发生了一次侍卫御门不严,事后又不向上呈报的错误。

    事情发生在九月初一夜,守卫努尔哈赤居院西小门的图尔格牛录的德库莫尔根、丹坦牛录的布勒痕在夜已深时,却未将门关闭。被宫中执酒妇人瞥见后,立即告知值守南大门的侍卫塔木拜和布岱,二人立即去将门关上。次日清晨,塔木拜、布岱将这件事报告当值的官员守备纳钦。但纳钦并未将此事予以重视,因此既未上告于努尔哈赤,也未告知同僚处理该事。其后,塔木拜二人虽多次催促纳钦,但纳钦均未告知努尔哈赤。直拖至次年二月,才被努尔哈赤闻知。为此,他大怒不已。在盛怒之下,努尔哈赤下令将当事人分别处以凌迟处死,籍没家产和鞭责等严罚,并警告在职侍卫亲兵等不得再犯此等错误。

    由于此事的发生,努尔哈赤为了进一步加强宫禁守卫之制,于当年五月二十二日颁布了汗宫内外班侍卫和亲兵守门、值班的规定。其主要内容是:守门的外班巴牙喇(亲兵)人等,要待门开后方可入门而坐,但不许进入内院;有鸣板相招,方可入内;鸣板毕,立即出院。国中的人不得擅自进入宫门,有事者欲入宫,则立于门口,由守门人告知内班侍卫,请示于努尔哈赤,准许入内方可入宫。虽然有急事而未经请示入宫,则降罪于擅自入宫的人;如果守门人没有阻挡,则降罪于守门人。值内班的侍卫人等,分为值日班和值宿班两班。侍卫要在每日当汗、福晋起身后,方可入内接差,并于当日日落前、值宿者入内接班后,方可离去,违者降罪处罚。值宿的侍卫,要在当日日落前入内接差,翌日清晨,待汗、福晋起身及值日者入内后,方可离去,违者亦降罪处罚。

    努尔哈赤确立的内外班侍卫御门、值班制度,是清代侍卫制度形成的一个起点,也是皇权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必然产物。由于政权的逐渐巩固,各项制度陆续建立。因此,在清太祖时期初建的侍卫制度,虽然尚属简要,但为后来皇太极进一步充实皇宫守卫制,以及清入关后详尽的侍卫制度的建立起了重要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